北有鹿鸣呦呦声

自由宣言。
只画自己想画的,存自己想存的,爱看不看。一个堆破烂儿的地方,永远忠诚的只有身上的技艺和握在手中的利益。

一个声明(?)标题真麻烦,总之什么邪的亲友团和吃瓜水军看过来吧

如题山邪(打错字就是记错了)的亲友团和吃瓜水军看过来吧。

既然你们嚷得那么厉害,想要讨个说法,那我就写一个好了。关于这件事,的确,挂人打tag是我的问题。并不像某些做了不敢认的人一样。我打的tag我敢承认,我也敢道歉。“很抱歉,挂人打了tag污染了tag。”

至于你们断章取义的挂人,言语脏到一定境界的直白讽刺,以及没有证据指人就破口大骂的事情是否也该抱有同样的态度呢。

至于抄袭,我从头至尾都没说过某人(抱歉我记不住人名字,但说得是谁你们都知道。)是抄袭。借鉴私设可还行?结果到你们那就成了我欺负人家太太说你们太太抄袭。不知情的凑趣人士我不予评价,毕竟他们挂肯定也是组织过言语掩盖事实,偏袒自己一方,将自己完全说成是受害者的。人都是自私的,所以说吃瓜群众的言论我并不想说太多。只能说你们坚持着自己所谓的正义。

关于小号/水军问题。首先,我没有那么多闲心去因为一个初三毕业生开一堆小号去骂她,哪怕是她嘴很脏的情况下。其次就是是否请水军的问题。我不知道是这些人自请水军好让自己显着很委屈,位于有力地位还是招惹过其他什么人,又或者真是有谁看不惯请了水军去喷他们,很抱歉我没办法解决。至于害太太退圈?只能说心里承受能力能力不行或者是心里有鬼子乱阵脚了不是?毕竟我也可以率先退圈,那样更容易处于有力地位不是嘛?总之,说到底让水军删评的事,我做不到,因为请水军不是本人所为,无论你们信与不信,没做就是没做,你想我做了,我也没办法去解决这事,也找不到水军让他们删帖。而我能删的只有自己发的那条帖。但很抱歉,我只能做到删tag,作为山邪协商不成嘴脏骂人的证据还是需要保留的。这里,如果山邪看到也不用删评了,因为所有都有截屏记录。

暂且就这么多,会不会有后续我也不清楚。

听了组里意见把紫薇改成四阿哥了,应该更符合一点吧。…唉真的。早上刚醒听着有人跟我说某太太被人给喷了?自己花样自挂 挂出亲友圈了,引起民愤被人给喷了,是不是还得怪 我头上啊?我可委屈,你们大佬,嘴脏,我可不敢惹,又被骂了怎么办💦

虽然一个侧身,我也指控不了抄袭,但是借鉴肯定能说是有的。这个半脸宣纸,我打底五天前发的,p1这位大概十二小时左右,我先他后很明显。真的我帮夫人摸个鱼都有人抄脑洞我真的,气。相当不爽了,你用我脑洞你跟我说了吗?你小窗问过我吗??问了给不给授权是我的事,你问不问我就是您的问题了。

虽然我只是个穷画画的,而且画的也不好,没什么惊世之作,就只摸摸鱼也不是什么大佬,结果没想到我这个样子都能被人盯上我也是醉。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佬,但我真的很在意这种借鉴啊抄袭啊这类事情,真的,说一声啊??问一下?有点素质ok?

自古p2无人看(?)好东西藏后面。
撕裂绅士的伪装,小丑面具后的笑容。

别人都是神仙画画,我,摸鱼。